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醉卧闺蜜家

上个周我去闺蜜家做客,晚上睡她家的时候。她老公出差回来错把我认成了她,在客厅里我被她老公揉胸摸下面吻得很深很舒服。  当时我和闺蜜都喝了一些酒,闺蜜本身是个不胜酒力的人,喝完了以后就回房间睡了,而我还在客厅里一个人喝。因为她老公出差去了,我俩在家里也穿得比较随便。我穿着黑色的吊带睡衣,露出有人的乳..

欲求难绝

星期五,草草吃过晚饭,我们两人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看报纸。突然看到一则新闻,讲一个少妇因为老公无能而在天桥下贴广告招壮男。嘻嘻笑过一阵后,我俩的目光不经意相对。  对视了一会儿,我打破了沉默:「甜心,你说我们今晚要不要去……」田馨显然知道我说的是什么,慌慌张张地说:「不,老公,啊,我觉得你很厉害的。我..

轮暴女拳手

(泰国,曼谷,一个地下拳击场)  「芭萨丽!加油!」  「芭萨丽!打啊,揍她!」  一如高炉中沸腾的铁水,激动的人群以热情点亮了整个观众席。情绪高涨的人们欢呼着,向着场内正中央,唯一一片明亮耀眼的地方振臂狂吼。  这是一场地下泰拳赛的最后决赛,一个叫芭萨丽的泰国本地女拳手迎战一位来自乌克兰的对手。..